遙聞木葉落

各種布袋戲都看看 吃的cp很雜

魆妖纪编剧杂谈 皇稣相关汇总

十方无害:

鹤别衣:



主要是收录一下和皇稣相关的问题,附带部分梦虬孙鳍鳞会的




前面先放编剧小作文【三弦】http://tabrisxun.lofter.com/post/1de7bdbb_119e8797




【季电】http://tabrisxun.lofter.com/post/1de7bdbb_119e87a3








以下问答








【问题】编剧好,关于千岁的最后一战有些问题要问。。。




为何千岁身上有鲲鳞战甲最后一战对小兵会被伤害到??




最后一战海境王朝的人物(北冥王、砚、缜王)对上千岁却没在第一时间要破千岁的战甲,第一时间没破千岁战甲为何也能重伤到千岁??...反而是千岁重伤后才开始破他的战甲,是不是顺序不对呢?




谢谢指教。。。




【三弦】好问题,其实应该是被砍到不会受伤才对??




战甲的防御力虽然不如魔之甲,但也不是小兵砍到会受伤的。




这点没有注意到,是失误了。




最后一战的角色都有相当程度,战甲不比魔之甲,不是绝对防御,




当时的战略是强攻,这也跟对战心态有关。




首先:




鳞王方并不想杀鳌千岁,所以战略上的制定,都是打趴你然后生擒,所以想法是硬打,千岁重伤后,鳞王方也重伤了,这时候已经不存在留手的可能,体力跟伤势也不允许他们採取不破甲战略(攻击输出已经不抵达不破甲伤害),这时转向破甲是较好的方法。




用机器人大战的模式说明




鳌千岁




HP:10000 内力500




装备




『鲲鳞战甲』,伤害2000减免,每次发动消耗内力5。




『没有章鱼的日子』,场上章鱼退场时发动,气力200,攻击力*1.3 反击时伤害*1.3




过关条件:




鳌千岁HP低于10%




败北条件:




鳌千岁击沉




麟王方等人一开始都用高输出的攻击力破甲,伤害都超过两千,虽然战甲抵销伤害,但还是有效伤害熬千岁。但后来大家内力用尽,体力也用尽,伤害可能已经无法超过两千太多。然后鳌千岁又发动底力9,破甲就是个优先选择了。




总之,战斗是有心态跟战况的考量的。








【问题】总编你好




我想请教同样都是鲲帝死剋




为什么同样是鲲帝




同样被滨铁插过 插的人好像还同样两个




感觉麟王伤的特别重特别久




【三弦】鳞王伤的近,千岁伤得远啊XD




且不论别的,论时间点




千岁被捅是21收幕




鳞王被捅是23




而鳌千岁回归时,鳞王才刚被捅而已。




再来,伤势不同




首先,鳌千岁被捅重伤后,立刻被救逃走




且,鳌千岁终究有鲲鳞战甲,防御力高一点




他当时的战况是逃走就好




而鳞王被捅,还死战不退(见二十四五集)




且他的防御力较鳌千岁低。(没有鲲鳞战甲)




他当时的战况是必须坚守不退




所以伤势上,是鳞王较重没错




且,我们先不论剧情时间




鳌千岁22集逃脱,回归战场(养伤时间结束,先不论是否完全恢复)是26集




鳞王撤退养伤,是26集中间




回归战场(剧情中伤势未恢复)是28集中间




集数上也有差别




再说剧情时间




鳌千岁被刺后,由于鳌千岁没死,章鱼那边的指示是:暂缓进攻




这个举动引起俏如来跟试吃鱼的注意




而鳞王受伤后,经过一场内部斗争,章鱼方的指示是『即刻进攻』




以免等鳞王恢复后更难应付




无论从状况,剧集时间,内定时间




都可以看得出来鳌千岁比鳞王恢复的时间更多




以上~








【问题】是因为千岁有休息跟吃馒头吗(?




【三弦】嗯,鳞王没馒头吃,哭哭~




【问题】还有八爪言灵「苍白 替生易死」




双手交换兵器演出上都像昔苍白突然一个爆发把人砍伤




还是这只是出乎对方意料所以被砍伤而已




【三弦】算是出乎意外吧。








【问题】最后千岁的最终战疑问




鲲鳞护甲




好像都是若隐若现的不像魔之甲那样常驻




不然他在打最终战之前还是有受伤




【三弦】是减伤工具




伤害两千以下无效,每次发动消耗内功5








【问题】以及水火保定打在身体一个限界突破




可能是要强调悲壮跟绝望感




但不会觉得让千岁变得太强吗




【三弦】其实他打的人不是半残就是全残,要不然就是留手的,其实还好




最强战力鳞王基本重伤还没好




第二战力试吃鱼刚打完梦虯孙




狼主在海境可能连七成功力都不够




蜃虹霓基本不杀皇族,打得绑手绑脚




千岁已经让自己陷入死地,炽燄天自爆都能伤到应龙师了,何况千岁。




其他就算了吧,正常状况上去帮沙包的








【问题】我认为金光的武力设定一直以来应该是有逻辑的,




但是在这一档其实很多处,会让我觉得很突兀,主要两处




第一 皇渊被打到重伤,但是最后只休息几集,




竟然武力可以晋升到可以连接打赢鳞王多方人员的情形(虽然鳞王未必是全盛状况)。




这会让人有点错乱,他如果实力这么好,




一开始跟鳞王对上时直接使出全力我认为她是直接可已大获全胜的,




毕竟可以让皇渊坚持下去也是他对八爪的执着,而这一点一直是没有改变的。




让我困惑的点是: 一个曾经被打到快要"死掉"的人(先中毒再被镔\铁中伤),




休息了几集之后,竟然可以反败为胜,而且连赢好几个台面上海境顶尖的武者,




然后为的目的,是过去原本就想跟八爪开创新时代的想法,




难道是八爪的死才真正激发皇渊的武力值,让他不惜以死相搏吗?




第二有关梦虬孙的武力竟然因为伯父的死,




龙之力爆发后,实力已经快要到海境的顶端,




(但我无法想像,伯父的死跟之前元邪皇的危机,或者锦\烟霞之***,会更为严重,




感觉龙之力要爆发也应该要在那个阶段) 




(觉得狷魑狂最为可怜,龙之力的等级最为薄弱) 那龙之力算什麽呢?




不知道总监如何看这档的武力设定?




【三弦】鳞王他们在开战时,还是基于不想杀千岁的想法下开战的,战斗意志就不是一个档次。再来,鳞王受伤的时间较晚,休息时间较短,又有保留,先就下风,蜃坚决不杀皇族,实力更加打折,锋王实力不在一个档次上,狼主体质问题,试吃鱼跟打完梦虬孙就来援,状况最好的顶多也只有七成,最差的可能连三成实力都不到。很正常啊。




至于你提到开场的鳞王战千岁,有保留跟无保留的打是不同的,如果拼死决战要打到死一个,那两人可能差距不大。但千岁当时有必要拼到死去打鳞王吗?心态不同状况也不同啊。




梦求孙已经不只一次爆发过龙之力了,之前对上玄狐时就用过,但是他不能控制,之后的龙之力还有缺舟礼包加成,跟锦\烟霞一样能够操控自如,锦\烟霞的龙之力经过缺舟加成后,可以发动十二恶皆空,龙之力作为根基,只要能操控,最少已经是锦\烟霞的水准了,何况还有礼包,相比起来,没礼包的螭龙就??








【问题】为何会想将八紘稣浥设定成不会武功的角色?是完全不会?还是很低落?




另外此角八双手的用意是?纯粹造型用?




【三弦】八手是因为他是章鱼啊




为何设定成不会武功?就,不会武功啊。




反过来问:干嘛一定要设定他会武功?








【问题】八爪设定成不会武功......是因为操偶很困难的关系吗?




【三弦】不是,原定就不会武功








【问题】蜃虹蜺有这麽多机会杀鳌千岁,怎么都不出手?




【季电】他不杀皇族,而且当时他还不能断定八爪的武学根柢,




留鳌千岁是为了对抗八爪,梦虯孙揭开昔苍白身世时,




蜃虹蜺才知道八爪不会武功,相信蜃虹蜺心裡一定会很X(消音)。




一样是初稿有写,但顾及到篇幅和节奏而删修








【问题】鲲帝死剋怎麽时有时无?




【季电】其实一直都在,而且会用「死剋」纯粹是因为那一场是收幕,




所以选用较强烈的词(被打),




实际上就是剋星,而且要捅到身体才有作用




狷螭狂没伤到锋王是因为那时就是要假装被打败并遭到擒捉,




引发把梦虯孙逼往关外之局,所以不可能使出全力。




鳌千岁在大殿对战狷螭狂说的那句「这口剑不比你方才的兵器高明啊」




就是了解镔铁真实功用的伏笔,自然不可能跟狷螭狂打近身战,




但之后守护鳞王时,有作出溷天拐打裂鲲鳞战甲的特效。








【问题】不是说鲲帝会被镔铁克制吗,为什么螭龙他们围杀千岁时,感觉千岁没有被影响太多啊?
【三弦】螭龙先被夯了一记,又为了保护鳞王吃了一掌,这战力早就低下了吧。 其他人都累趴了,当然没啥效果,如果没死克,当下会被全收头吧,都一群伤兵了








【问题】硯寒清說「八紘穌浥的死,內情不單純吧。」是質疑八紘穌浥刻意塑造先烈形象煽動民怨的意思嗎?是否影射了現實中部份人對鄭南榕、詹益樺、林冠華等人的自殺所表現出來的態度?或者是陳智雄、文天祥這類自認為是從容就義、慷慨赴死,也受到推崇景仰的人,但實際上會被某些人認為是沽名釣譽的那類想法?




【三弦】 試吃魚認為,章魚的死的另一層含義,是成為反北冥一派的精神支柱 可以說,章魚是把反北冥用生命進行到底,用死種下一顆種子








【问题】金光会不会出商品「八味酥」;让人好奇;是怎么的味道,让千岁难以忘怀?




【三弦】我们不是卖吃的啊XD








【问题】蜃虹蜺在讲完三人对练从未败过后就被千岁痛扁的戏,是编剧原本就这样写,还是跟现场拍摄组的沟通产生误会,导致戏迷看这段武戏时充满违和感呢?




【三弦】那是气势呛声,请不要太认真。就算对练时期蜃没有输过,王拿出镇海四权,蜃还是要跪⋯⋯








【问题】请问编剧,昔苍白是真的对宗酋恨之入骨想杀他,还是情势所迫不得以才动手?




【三弦】觉得愤怒想杀他,但,事后气消了,说不定会不想杀他。谁知道。








【问题】宗酋与梦虬孙谁的年纪大?




【三弦】宗酋大








【问题】玲姬当年在鳍鳞会有认出昔苍白吗?




【三弦】可能有








【问题】梦虬孙现在对俏如来到底是抱持什么样的想法,他还是有把他当朋友吗?我已经从之前的问答得知他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似乎又不是毫无转圜,如果真如梦对雁王说的他会永远站在俏雁的对立面让他们不得安宁,为何当初不直接对俏说,还提供情报给他。还是说这单纯是在呛雁王?




【三弦】怎么人物的情感就只能黑跟白,喜欢跟讨厌,不喜欢就是恨这么简单吗?XD
 梦一直了解俏,他不否认他是个好人,不是恨,也不是仇,是彼此的理念已经不合,道路也不同,海境大局已经底定,提供情报给俏,对他也没有损失,未必要什么利益算计,就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问题】蜃虹蜺为何突然就变成是卧底了?这个设定也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吗?




【三弦】是的








【问题】雁王是没有料到龙子最后的选择吧?所以说『黑暗的英雄』诞生是在他的『英雄计划』之外的?
【三弦】黑暗的英雄诞生,梦虬孙就算死了,也是英雄啊,跟章鱼哥一样,为海境波臣发声的英雄 
但梦没有死,他选择了活下去,用章鱼哥当号招继续当英雄 
虽然跟雁王所想的略有出入,但当梦求孙站到一边时 无论胜败生死,梦虬孙都会成为英雄。








【问题】龙子说的站在师兄弟二人对立面,是说他会永远站在民众一边,这个意思?
【三弦】不,是指跟这师兄弟两人永远在道路上对立








【问题】八纮稣浥是纵横家吗?皇城方会把他定调为纵横家、阴谋者、叛乱起源吗?还是为民发声的先烈?或是含糊其辞、简单归因为叛军领导者,日后渐渐隐去这个人物的存在?对于这次战乱,鳞王会希望史书怎么记载呢?虽然魆妖30里鳞王下诏「过往玄玉府、鳍鳞会 : 众,尽免其罪」,但意思是说因为他们正好在民生困苦时受人煽动才免罪,还是真的觉得原因是自己才薄德孤照顾不好百姓,或是会老实交代欲星移的布局并自己承担责任?对于这段历史,皇室日后会为叛军平反,以史为镜,引为施政警惕吗?还是希望人民淡忘,刻意隐没这段过往呢?目前鳞王是把鳌千岁和鳍鳞会的叛变推到雨相挑拨上,但如此漏洞百出而不堪一击的谎言应该很快就会被拆穿吧?到时候鳞王会想怎么诠释这段史实呢?
【三弦】这问题太杂,一一回答 
章鱼不是纵横家,他是革命家 
官方会把他定位成民乱首领。含糊其词 
但作为精神领袖,他会一直存在,当北冥家的暴政再起时,就会成为号招的口号
下诏罪己,基本上都会说是自己才薄德孤,但不可能交代欲星移的布局。 
因为这么复杂的事情,也不是简单能交代得清楚的。 
至于这段历史,要看后任的君王的政治思想跟手腕了 
推到雨相上倒不会漏洞百出 
别忘了金光的基调设计就是:历史可以被掩埋跟窜改 SO~~








【问题】总监曾以法国大革命为喻,那么剧中的欲星移和鳍鳞会,是分别对应吉伦派和雅各布宾党吗?但鳍鳞会似乎并没有像法国大革命后那样有执行恐怖统治的意图?毕竟除了杀鲲帝祭太虚,当初鳍鳞会打到皇城周围村落时,宗酋也阻止手下跟平民的争执了,并没有一言 : 不合就砍鱼?对于宝躯和鲛人,也是打算和未珊瑚、蜃虹蜺跟雨相合作,似乎并没有如砚寒清所言要屠杀殆尽的意思。而且如果真的杀光他们,那以后就生不出龙了不是吗。而对鲲帝的偏见,宗酋本人究竟有无其他个人私怨?还是纯粹认定鲲帝治下不见天日?砚寒清对八纮稣浥的评断、俏如来对叛军的忌惮,是源自他们个人的判断,还是编剧也这么认为




【三弦】举例归举例,故事归故事 
我不想把章鱼哥写成反派,自然也不会让他屠杀人民 
这个故事从头到尾就是两个相同想法的阵营,因为路线不同而冲突 
每个角色的判断,是从每个角色的理解出发,不一定就是真实 
角色说的话不是真理,是角色本身想法的投射 
试吃鱼认为,章鱼哥势必屠杀宝躯与鲛人引发下一波争斗。 
那是试吃鱼站在可能的发展下,包含他对章鱼极端的行为,所以引发的臆测而章鱼哥认为要减损这个伤害,可以藉由雨相、未珊瑚、蜃虹霓来减损可能的阻力 
但章鱼哥也不否认必须经过的屠杀 
章鱼哥根本不接受龙,他要的是没有阶级的海境,所以要有杂种当君王 
但终归是臆测。 且莫说雨相是纵横家,即便雨相不是 
一切真能如他所说的那么顺利?而不会有其他宝躯跟鲛人作乱引发下一场战争?
连同后面的那些问题,都是一样的 
每个角色有他自己的判断,这些判断是来自于他本人所见所闻所知 
但这些对于未来的判断 
『没有哪一个是肯定正确的』








【问题】十月底的直播总监提到鳞王是因为认为三个皇弟真的要造反才杀了他们,所以实际上他们三个人没有要造反吗?
【三弦】他们是真的造反了,不是假的 
但鳌千岁的视角,是认为他们就是被北冥封宇所杀 
角色的观点是出自角色,不是出自上帝。 
皇渊个性重情,又跟流君交好,只认为北冥封宇杀兄弟就是不对








【问题】八爪為什麼要在這麼奇怪的點殺鰲歲?




【季电】政治因素,入關的第一人不能是鰲千歲,這在初稿時有寫到,最後衡量這不是很難推測的點所以刪掉,著重在情感面描述。




 
【问题】為什麼要加入同性愛侶的設定?不會模糊焦點嗎?




【季电】事實上在設計這段戲時,我從未覺得要把同性感情當成重點來編寫,也沒有必要,
八爪、鰲千歲不過剛好就是這樣的人,在我的價值觀裡,那些情感都很稀疏平常,沒什麼分別。再者,為什麼出現同性感情時會問「為什麼」,異性感情時卻沒這樣問?既然只是平常就能看見的人格特質,也沒必要當成重點或議題特別呈現,然後我想問的是什麼時候我可以參加身邊同性愛侶的朋友婚禮甚至擔任伴郎儐相~XD








以下来自道友私问季电的截图(呜呜呜我爱季电,不愧是亲爹给出了年龄设定XD




其他问题比较好推测,问题4是问千岁当上七天鳞皇后要做什么




以及流君的问题,问了好几个道友都存在【流君不是哥哥吗!?】和【千岁不是最小的吗!?】的记忆,所以……可能是季电笔误或者原设问题,这个我要去翻下口白……






 










评论

热度(173)